叶叽叽

【所谓藏剑】
他是藏剑。
每日清晨以最轻柔的话语唤你起床,低沉温软的声音骚动着耳膜。朦胧之中睁开双眼,便是他站在窗框旁微笑着看你,鎏金一般的,细腻的光线撒上他微微低垂的眼睫。今日便又是明媚的一天。
“早安。”他浅笑着轻声说道。

他是藏剑。
你曾说他有世上最好看的双手。修长却不纤细,手掌宽厚,指节分明,因常年习武形成的茧早已扎在虎口与指尖的皮肤里,他说不痛,却总担心手茧的粗糙使你不适,你笑说无妨,便将手嵌入他掌中。他手心微热,握着微暖,温柔的恰到好处。
“随我一起回山庄吧。”他第一次向你伸出手,你牵住便再也不想松开。

他是藏剑。
他每日练剑如入魔一般雷打不动,你嗔怒道不必如此拼命便扑上前去夺他双剑。他微微侧身不让剑刃伤你,又俯身一揽以免你扑倒在地。他望着你微微一顿,便随即退到于你剑气波及的范围之外,又习起了一招一式。他始终目视着剑锋所指的方向,从未动容。
“因为我说过要护你一世长安。”半晌后他的声音缓缓传来。

他是藏剑。
唐门千机诀,万花机甲图,藏剑铸剑术,天下扬名之神兵利器,十有八九出自藏剑山庄。于铸剑术,他亦是继承了的。日出三竿,他赤膊久伫在铸剑台前,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在光线下恍若蒙上金色的薄雾。汗水沿着他侧脸的弧度滚动,于他微微抖动的喉结下滴落。他专注着挥舞健壮的手臂,不停锤炼着手中的千年玄铁。
“铸剑自是要倾尽所有喜怒悲欢的,一生一剑便足矣。”话语中是他独有的坚韧。

他曾年少,一人一马一壶温酒,携着双剑便孤身走出山庄,走进江湖;他曾云游天下,结交四海,恣肆潇洒只为抒尽今生意,歌尽风华录;他曾策马纵剑,济天下苍生,斩落无数贼子宵小;他曾满腔热血肝胆,负尽人间风流,同故人依山观澜看遍咫尺乾坤;他曾抚琴赋歌,月下醉饮,负手吴山之巅任风雪盈了袍袖。
他是藏剑。
你若夺他西子湖畔的秀水山庄,他亦是藏剑。
你若剥他繁丽俊逸的明黄衣衫,他亦是藏剑。
你纵是不予他金银分文,甚至掳他日夜为伴的双剑,他亦是藏剑。
以心为剑,是为藏剑。

日久年深,他终是负着江湖之中的纤尘回到了山庄。少年游,游遍万里河川,今踏雪无痕,叶落归根。问历尽风雨飘摇,双目是否也曾蒙过云烟。他暗自思忖,须臾后浅笑,只道一句;“譬如朝露,去日苦多。”酒尽歌罢,他又回到久别的房间,一如记忆中一尘不染,陈设也未曾变过模样。转身推开雕花的窗,只叹物是人非,他早已不是那个只身初入悠悠江湖的少年。夜已深,倚听九溪梦泉流水,闲看子规衔絮飞去。尤忆常提:胡不归?胡不归?如今已归而故人又漂泊何方。阖目,欹枕而卧,蝉鸣绵长而一夜未眠。
于是他如今又归于山庄,开始接手处理大小琐事。秀水灵山渐渐匿了他的剑锋,从此不再纵论江山,从此不再过问江湖。
于是江湖也渐渐淡忘了那个曾经声名远扬的叶氏藏剑。

看遍苏堤春晓,雷峰夕照,轻重双剑依旧常伴身侧,只是他年少时眼中的桀骜不羁终是换得如今的深邃隽永。他退去一身稚嫩轻狂,负剑而立,雍容自若,不露锋芒,不事张扬,淡然若水,进退自如。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惟剩笑眼还似一如从前,爽朗明媚,直至吴山风老,霜染须眉。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惟,君子如风,藏剑西湖。


我想这大概就是我心中的藏剑。
#君子玦书#

这个江湖你会遇到很多人。有些人看你血薄皮脆野外一直追着你杀让你成为某些体型一生黑;有些人手法犀利走位风骚明明想要冲分却带着你硬生生打成了躺尸队还告诉你没关系他也很水;有些人你拼命想对他好最终落得江湖不见的下场;有些人给了你所有的温柔与包容让你一直勇敢的坚持下去;有些人在野外给了你一个缝针 涅盘 或者心弦鼓 又或是在你残血的时候一个圣手或者上元点赞;有些人总是冷声说你太菜把你骂到玻璃心却令你更加倔强的拼命练手法;有些人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给你讲每个门派技能和应对的办法每天每天烧点卡陪你切磋;或许很久之后你已不记得当初是何种契机遇到他们;或许很久之后你会发现躺在你仇人列表里的人其实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你会发现是小白时候第一次打本打战场骂过你的那个人让你如今变得犀利起来;你会发现当初暂A的亲友其实也没有如约回来;你会发现这个江湖这么大,遇到每一个人其实都是缘分。是他们给你一路的笑和泪,让你最终学会成长。#转#

#当剑三成男得知你有身孕后的反应#
【天策】
你红着脸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模样,明明伸出了双手想去抱你,却小心翼翼的不敢碰你,真是的自己又不是瓷娃娃,一碰就会碎掉。
你主动靠近他的怀里,却感觉他浑身僵硬,都不会呼吸了。
你轻笑一声,拉着他的手覆上自己的小腹,我们有孩子啦。
嗯,他答道,眼中好似有泪光闪动。
【藏剑】
我要有孩子啦,要有孩子啦,要有孩子啦。你好笑的的看着他神经质的围着你绕圈圈。
你不要转了,我头晕。你无奈的说道。
听得此言,他紧张的扶着你坐下。你不舒服吗?我这就去找个大夫来。
不用了。你摇了摇头。
那你有没有想吃的?想玩的?我去找给你。
不用了,你老老实实的坐着就好了。你拉着他的手笑着说道。
他扶你坐下,跪在地上揽住你的腰。
让我听听我的孩子在说什么?
你笑着推开他说道,他还小,怎么可能感觉得到?
我能感觉得到。他牵起你的手,轻轻地吻着,目光灼灼的看着你。
我能感受得到。
【唐门】
我、我有了你的骨肉了。你对他说道,难掩心中的喜悦。
他微微一愣,一言不发便离开了屋子。
你忐忑不安的等在屋中,也不知道他去做什么了。直到夜里,他才回来,带着一身的伤。
他伸手擦掉你的眼泪,笑着对你说,不要担心了,都是皮外伤,我已经领了罚,不再是唐家堡的人了。作为人父,也不能满手血腥是不是?
你用力的点了点头。
第二日,已是人去楼空,只余一面白玉面具孤零零的放在桌上。
【五毒】
他揽过你轻轻地吻在你的小腹,漂亮的眼中笑意浓浓。
你红着脸对他说,在中原,都是父亲给孩子起名字的,你想给他起什么名字呢?
就叫恋卿吧。他笑着摸着你的头,爱恋卿卿。
你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啊?你靠在他的怀里仰起头问他。
男孩子女孩子都喜欢,如果是男孩子就教他毒经,我们俩保护你。如果是女孩子就教她补天,也是我们俩保护你。
我就那么需要别人保护吗?你鼓着脸,揪着他身上的银饰。
吾生挚爱,必将重之,爱之,护之。他轻吻着你的脸,我此生并无大志,惟愿与卿共度。
【七秀】
孩子?他坐在窗前梳着头,看着你欣喜的表情。你喜欢?
难道你不想要吗?你看着他的脸色,下意识的把手覆上小腹。
他看见你渐渐苍白的脸色,放下梳子走到你面前,伸手将你揽到怀里。
我没说过我不喜欢孩子,但是你要记住,我永远是你心里第一位的,永远是你最在乎的,他只能排第二,知不知道?
知道了。你破涕为笑依偎在他的怀里。
【少林】
我们就不要带着大师玩这个梗了,好不好?
【丐帮】
你靠在树上看着被酒呛到的他,笑的前仰后合。
看他脸憋得通红,你终于好心的上前帮他一把。
你怎么有孩子啦?刚刚缓过气他就扣着你的肩膀问道。
你眼睛一瞪,揪着他的耳朵喊道,你对老娘做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还有脸问怎么会有孩子?
没有没有。他疼的龇牙咧嘴,手忙脚乱的一通解释。
你看着他无奈的说道,但愿不是一个小酒鬼。
怎么可能呢?他拉着你的手讨好的笑着说道,他娘亲这么漂亮,怎么地也得是个俊俏的小酒鬼是不?
你被他逗得笑了出来,一拳打在他的胸膛上。
【明教】
我有了你的孩子啦。
他呆愣愣的看着你,啊?
你拉着他的手,着急地说,也不知道怎么说。
我、说、我、有、了、你、的、孩、子。
嗯?
你拉着他的手在他面前又蹦又跳。
指指他,指指自己的肚子,我有了你的孩子。
你有了我的孩子?他眼睛闪闪亮亮的看着你。又重复了一边,你有了我的孩子?
恩恩,你笑着点点头。
他一把抱起你,转着圈圈,跟我回西域吧,好不好!我们再生好多孩子,好不好!
好,我和你回去,我要吃羊肉串,我要看三生树!
我带你回去。

【苍云】
他拉过你,让你坐在他的怀里,用身上的披风将你裹严。
这雁门关苦寒之地,唉,怪我不能给你好的生活。他环抱着你用下巴蹭着你的头顶。
你缩在他的怀里,把玩着他的雁翎。
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怎样都不会苦的。你笑着亲上他的脸颊。
【万花】
喝掉。他拿着一碗药走到你的面前。
咳,好苦。你的眼睛滴溜溜的转,想着逃避喝药的办法。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平时都拿药去浇花,糖丸都给你准备好了,快把这药喝下去。
为什么我非得喝这个药?你急了,把药往桌上一放,瞪着他。
他走到你面前,弯下腰直视着你。
因为你已经有身孕了。
什么?!你惊奇的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我有宝宝了?
嗯。他笑得温柔。乖,把药喝了。
他看着你乖乖把药喝干净,将手中的糖丸放入你口中,一个吻轻轻落在了你的唇边。
【纯阳】
你终于看见了原本仙风道骨的他目瞪口呆的样子。毫不留情的在心里笑了出来。
怎么?我有了你的孩子你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你故意板着脸说道,你要是不喜欢,那我今天就走。说罢,一拂衣袖,作势要走。
刚一回身便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怀里。
他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你。
不要走,我只是太高兴了,我、我、谢谢你。
你笑着转过身,环住他。谢什么啊?你个呆子!
看来我以后要常住纯阳了,我要是冷了怎么办?孩子要是冷了怎么办?
你不用担心,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你将头埋在他温暖的胸膛里,是啊,有你在无论哪里都是温暖如春。


【原创授权:带着少女心刷剑三】

你在南方的千岛湖水平漂移
我在北方的大草原卡成傻逼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能不能让我练个级
穷尽一生,升不到95级
致昨天还最美奇遇今天就抢你麻痹的大狗比们

95之后,作为90党最大的逼就是:徒儿你知道么,为师当年装分虽然只有一万分,但是有15w血,刷了清新17w,切t能有30w,正面刚boss。切dps秒伤能上20w,秒天秒地,任何boss都在我们的脚下瑟瑟发抖,心情不好,安禄山都被我们从水池里揪出来,一天打个十几二十次。可惜gww觉得我的力量太过可怕,封印了我的力量,不若如此,何以为师高达3w装分,却打不过长安城外警觉的鹿

剑网三那些被变成NPC的玩家。
1.柳随风
柳随风这个BOSS的来历基本人很多人都清楚,第一次封闭测试的时候,是纯阳横扫天下的年代,那时候纯阳的“七星拱瑞”的定身效果没有缩减可以无限定身,且不会回血,柳随风正是当时的一个极端的代表,专门诛杀小号,定身大号。
后来也因此人诛杀天策小号引发了电信服务器枫华谷纯阳与天策之间的门派大战,成为了武林公敌。
他坚信玩七秀的都是人妖,(他情缘的秀秀是人妖,曝光之后柳随风才如此)宁可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从此一举成名。
由于他的“疯狂杀戮”,让制作组正视了“七星拱瑞”的效果问题和重新评估纯阳在PK方面的爆发能力,从而有了纯阳后来的几次重大更新。
后来柳随风删号,被做成了BOSS放进了天子峰。
2.尉迟九俊
他为内测时期的天策 ,他能成为BOSS是因为他在当时的3大主城,和各大门派切磋,把所有门派的常用PK技能记录在笔记本,然后逐一分析各大门派技能的不和谐之处 ,每个技能他会用天策技能反复推敲怎么破之,为期3月,笔记本记录高达4本。
后来他给金山反馈的很多信息增强了剑3后期的各种门派技能的改进,为了纪念他对剑3的贡献,在天子峰里吧他设计成精通兵法的天策大将。
也正是这样的坚持,“剑网3”在平衡性方面继续不断的进步。
3.李尧跟陌香李尧跟陌香其实都并非真实的玩家,但是他们的知名度却不必封测的著名玩家低。
【落花辞】是第一部由玩家制作并获得官方宣传的玩家视频,这部作品感动了无数玩家,给予“剑网3”研发人员很大的鼓舞。
李尧跟陌香是其中的男主跟女配。李尧的形象成了万花弟子的一个代表,吸引了多少玩家修炼万花这个门派。而陌香,则可能因为自古七秀有情人难成眷属,于是,最后还是分开,化作了天子峰上永无法相见的两个BOSS。
4.玄悲
相信很多50年代过来的玩家提到玄悲都会发至内心的尊称一声大师兄。
内测时的少林十分悲催,所有门派几乎完虐,当时很多玩少林的都已经放弃了,但是玄悲却坚持了下来。
他本人原话:我不相信少林会那么弱,作为所有天下武功出少林的典故,肯定有我没掌握的东西,我不相信少林弟子站不起来,哪怕我屡败 我也要屡战!
事实证明他屡战屡败 但是他依然没有放弃!
轮回决也是2测时,为了少林弟子能站的进来更新给少林的技能,后来70年代到80年代,所有玩过剑3的人都懂和尚的。
玄悲的挑战都是删号战,输了重练继续当和尚,继续挑战,失败删号继续练,轮回决则是2测时候为了纪念他给和尚加上的技能。
5.叶问心 剑冢最后一个BOSS剑冢最后一个BOSS由玩家叶问心为原型。
侠客行玩家藏剑叶问心,原封测玩家梦族观雨,后白帝城服务器剑纯叶秋池,在52PK大赛以后跳躲控技夺得榜首,此后跳在剑三发扬光大。
后转服侠客行建立帮会〈水龙吟〉,职业藏剑。2011年初带领〈水龙吟〉到龙争虎斗,改名叶流年,建立大型亲友团帮会〈白帝〉。
得到原封测一起并肩战斗〈背背山〉老玩家的支持。官方职业代表人之一万花“流氓会武功”官方论坛版主“龙绾月”,白帝城浩气指挥龙戮心,天子NPC原型“行歌”等。
一起在龙争虎斗服务器继写神话,截止2012年12月22日,由于官方对PVP的不作为,一味的和谐剑三PVP玩法,白帝止步于此,叶流年正式退出江湖。

6.浪凌飞
剑网三的CV,一个温柔的花哥,对万花配装手法有贡献,后因白血病去世。
亲友众多,哀悼不绝。